今年生猪市场价格奇高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去年年底爆发的疫情

担保网,新华网江苏频道南京8月31日电东台市是江苏省生猪养殖最具代表性的地区之一,东台镇潘舍村的农民沈跃东曾经是市里生猪养殖的带头人,在家乡的养猪户中小有名气。近日,记者来到了沈跃东创办的生猪养殖合作社,听他讲述对国家生猪补贴政策的理解和期盼。 今天四十出头的沈跃东被公认为是一个既懂技术又懂政策的养猪专家。对于一个月前国务院出台的“促进生猪生产平稳健康持续发展的八项措施”,他都如数家珍。“我们这些养猪户最害怕的就是价格大幅波动,希望新政策的出台能稳定生猪市场的价格。”沈跃东道出了心中最大的心愿。 “生猪市场价格波动基本是三年一个周期,以前价格周期中,最高价格和最低价格也就差个三、四百元,现在已经拉大到六百元了,‘猪周期’的振幅不断加大。”沈跃东对记者说,在生猪养殖行业摸爬滚打了15年的他,已经经历了5次价格的起起伏伏。 在东台,像沈跃东这样的养猪大户还有很多,无论市场价格如何变迁,他们已经不可能再换别的行业。只有价格稳了,他们的收入才会稳,全家的生活才能有保障。 疫情爆发是生猪养殖最可怕的敌人,今年生猪市场价格奇高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去年年底爆发的疫情。出栏生猪和小苗猪大量死亡造成存栏量下降,“猪疫情”制造“猪周期”的说法在养猪户中广为流传。 提起去年爆发的疫情,沈跃东还心有余悸。他的养殖场疫情控制相对较好,但即将出栏的生猪还是死亡了近四分之一。一些小、散户,甚至一些中等规模的养猪户都难逃厄运。“新政策提高了生猪死亡的补贴标准,这对于一个养猪户,对于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来说意义重大。”沈跃东说。 “养猪实际上是一个‘技术活’,养殖场的环境标准有什么具体要求、猪饲料应该如何调配、什么时候打什么疫苗、出现什么疫情打哪种疫苗都很有讲究。”沈跃东说出了第二个心愿,“希望国家在养殖场标准化建设上给予更多指导,在疫苗研制上能再上一个台阶。” 东台市从事生猪养殖的小、散户过多,大约占了70%左右。沈跃东认为,小、散户根据市场动向盲目跟风是导致价格波动加剧的主要原因。新政策提出,中央每年投资25亿元支持生猪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奖励范围由421个县增加到500个县。沈跃东对国家推动规模化标准养殖发展的措施表示了极大的赞同。 国家的新政策还明确了对养殖户按每头能繁母猪100元的标准给予补贴。对于这项补贴,沈跃东并不感冒。“今年,一头能繁母猪每个月的饲料费用都要200元左右,政府对每头能繁母猪补贴的100元微不足道。”沈跃东说,“而国家对于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建设的支持资金则很重要,我在2009年就拿到了30万的生猪调出大县奖励资金。” 提起两年前的那笔奖励资金,沈跃东至今依然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希望地方政府对于这部分奖励资金划定更加明确的奖励范围,制定更加详细的实施规则,并能尽快落实。”沈跃东表达了第三个心愿,一直想扩大养殖规模的他希望自己还能再拿一次奖励资金。

下一篇:没有了
  • 首页
  • 电话
  • 关于农业